在確定朋友都找不到人而且鎖匠都關閉後,羅德決定去派出所,問問有沒有24小時鎖匠的電話號碼,我以前都不知道有24小時營業的鎖匠,號碼很好背,我瞬間就記起來了!0800 - 34 -34 - 34 ,住在臺北的朋友,若哪天也發生類似的悲劇可以好好利用…

 

我家附近的派出所很打混,我們人走門口發現裡頭黑漆漆的,大門掛著值班人員的名字但是卻看無人。再靠近瞧瞧,就驚動了裡頭的大黑警犬,牠對我們齜牙裂嘴的叫個不停。

隱隱約約的聽到有點聲響,然後從屋內傳來一陣愛睏的聲音:「LULU!閉嘴!」

我們沒走LULU當然是持續鬼叫,愛睏的聲音稍稍提高,帶點威脅性的說:「LULU!安靜!LULU!」

LULU又吼了幾聲,大概是覺得我們兩個俗仔真的沒啥危險性,就無趣的轉身趴下睡了,自始至終那個值班人員都沒有出來。

是怎樣?這麼沒有警覺性嗎?那派出所是開來幹麻的?自己值班跑去偷睡就算了,警犬都叫成這樣了還不出來探探,連我們對他喊:「請問有人嗎?」都充耳不聞,難道要歹徒進屋把刀架在閣下脖子上才要反應嗎?

 

算了,「那去警察局吧!」羅德說。

「直接打110不就好了嗎?」警察局還要再走一大段路,而我覺得沒有必要。

「打110沒用啦!那個會幫你接去本部,不會直接連到最近的那家。」

「可是上次我家樓下的情侶凌晨吵的很兇的時候,小乙報警就是直接打110阿…後來警察也有來耶。」

「反正我覺得要直接過去啦!」看他那麼自信,就走過去吧。

不是我在說,越走越想睡,差點跟不上羅德的腳步。羅德大概也很累吧,一路上鮮少對話,不要說我覺得他唸我有點煩,他才覺得我的烏龍比烏龍派出所多吧。

 

警察杯杯花了三秒就解決了我的問題,就是翻開一大本資料夾,報上0800343434,附加提醒我一句:「半夜開鎖會比較貴喔!」

 

於是我們打了電話約鎖匠,再走回家。

「妳喔~實在是齁…還好有鎖匠,不然看妳怎麼辦!」大概是真的累到,羅德又再次發表評論。

「…大不了去住旅館麻…」我大概也是疲憊到惱羞成怒了,小小聲的頂嘴。

「住旅館?妳要住去哪裡?明水路那些嗎?」有點嗤之以鼻的語調。

「又不是住不起!」

這真的是逞強的話,我家附近的旅館都是薇閣、莎多堡、台北戀館之流,對我這個窮學生來說很貴,住一晚可以燒掉好幾餐飯,現在又是月底,我可能享受完spa大浴缸隔天就要打電話回家跟媽媽哭沒錢。

羅德大概知道我有點在賭氣了,也就緩和下來。

「下次不要這樣就好啦~還好我在台北可以來幫妳阿。」摸摸我的頭。

「其實你可以不用特地來阿,警察局我自己可以去,你只要跟我說怎麼做就好。」

「妳說妳沒錢了,我根本來不及交代麻,」原來是羅德誤會我意思了,我跟他說只剩十元是指當下只剩一顆銅板,但身上是還有鈔票可以換零錢的。「我以為妳只抓幾顆硬幣就出門買飲料。」他說。

「而且這麼晚了,怎能讓妳一個人落單在街上空等鎖匠?」他又說。

 

唉呀,人生旅途有個伴侶夫復何求,聽到羅德最後這兩句我心中頓時軟下來,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錯,有人肯來一起幫忙解決就是福氣了,太習慣氧氣的存在就會忘記窒息的感覺,太習慣有人照應就會忘記孤獨的恐懼。應該要更認真的感恩才是。

 

開鎖花了600大洋,就當作是花錢銷災吧。

感謝半夜還特地趕來開鎖的鎖匠先生,雖然我家的爛鎖不到十分鐘就被破解了…..

 

sonia碎唸

1. 在等鎖匠的期間羅德叫餓,要我先在原地等他要去買麥當勞的大薯買一送一充飢, 我不怕在半夜出門,但那都是有目的性的,突然要自己在街頭放空等就覺得時間過好慢...還碰到一個醉漢喝醉酒走著走著直接撞到我家鐵門,倒在地上胡言亂語,好可怕喔...我嚇的躲進隔壁的騎樓...還是有人陪比較好ㄚ...

2. 我問羅德...你怎麼跟你媽說你要出來的?他說...我跟我媽說我不小心把朋友的鑰匙帶回家,要送回去,...我看他媽大概想說他送個鑰匙送到美國去了吧...那麼久...

3. 上次看電影有那種感應指紋的鎖,真希望我家也可以這樣高科技!(癡人作夢)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nianote 的頭像
sonianote

Sonia's Diary

soniano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