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0524184416_dsc_2438.jpg 

讓我更相信人生中的每一步都有其意義。

 

認識小乙是在約兩年半年,那時她剛升大一。

 

當時我升大二,運氣極佳的又抽重了宿舍,開學前幾天,抱著些許緊張的心情到新房間整理報到。小乙就是當時的室友,我們分別是開門後的右邊床位和左邊床位,背對背而居。

 

前幾天稍嫌生澀,話說得不多。但日子拉長一些後,我們就發現彼此是如此合得來,動靜皆宜。

 

想安靜自我時,我們給彼此很足夠的空間,我們是整個房間唯二在上鋪加裝窗簾的,對隱私權有某種程度的執著,東西都用自己的,彼此空間涇渭分明,互相幫忙但有原則;關心但不過度,彼此保持著禮貌而友好的距離。

 

但也只有我們可以聊天時宛如滔滔江水,至今話題都還是推陳出新,有著分享不完的生活趣事,有著太多迫不及待要訴說。她看著我在工作室做作業已久,笑著說她也可以是半個服設人;我和她聊天聊到會計系上有哪些老師同學都知道。

 

明理、勇敢、幽默、惜福、愛自己,她就是這麼一個女孩。相處越久越發覺,我們有如此相近的價值觀;某一方面契合,某一方面互補。

 

大三我照原訂計畫,已經和朋友看好了房子準備搬離。小乙隨後也陰錯陽差因沒抽中宿舍而再次成為我的室友。加上後來續租一年,我們同居的歲月已快滿1000個日子。

 

除了我爸媽老哥,我沒和一個人同居如此之久過。

 

曾經我很想搬離,在前陣子爸媽問我,快要畢業了,畢業後要住哪呢?

當時好想搬家,在大直待久了,好期待可以換個環境。而且說實在的,四個女生一起合租一層樓,可以發生的問題和糾紛太多了。我們房東只給我們房子跟床而以,其他都要我們自己張羅。

 

一開始大家手忙腳亂的添購簡易的家具、遷網路,一群沒自己生活過的女孩,帳單到手一時不知道要去哪裡繳,瓦斯頭不會換,不知道熱水器要裝電池,馬桶堵住不會通,浴室該如何妥善清洗也不懂,還曾經發生過電力公司紀錄的地址錯誤,直接被斷電的紀錄。

 

現在回想起來都好笑,以前媽媽幫我們處理好的,上天全部整理成一個全餐讓我們體驗。30多年老房一身病痛,這兩年住下來大家都變成能幹人兒。至少遇到問題會處理了,管他是沒熱水、沒瓦斯、水管不通、馬桶堵住、門鈴不響、下雨漏水,瑣碎的生活問題都無傷大雅了。

 

當時想離開除了想到一個更好的環境外,也因為這兩年來有許多紛爭衝突,由其是頭半年,女孩子較會計較、有事都先悶心底、委屈不易忘懷。家裡一切都公用,也一切都很難分清楚,說到錢傷感情,就是這麼樣的。

其他還有帶男人、朋友回家的問題,空間分配的問題,打掃家務分配的問題,個人習慣脾氣的問題。

太多太多,我筋疲力盡。

 

即使是親生家人同住一屋簷都有衝突,何況是來自於不同家庭的人要住一起?即使往後大家磨合久了,生活穩定多了,但我仍渴望劃清界限的生活。理想狀態就是自己管自己的套房;或是繳一定的錢,之後房東都會處理好的雅房。

 

我積極的思考搬家,但心底卻冒出另一個聲音。

如果我真的搬了家,未來的一年準備研究所,我的生活除了補習之外就沒有別的生活圈了,我是不是每天回家都要像自閉兒似的不講一句話?離開校園的生活圈,朋友都會漸遠,到時候會不會身邊親密的人只剩羅德一個?

 

想想就可怕!我不想把自己放到這麼狹義寂寞的地方。

 

小乙要升大四所以會續租,另外兩位室友有一位會留下。他們問我的意思,要留還是不留?

 

 

跑馬燈一觸動就停不下來了,我想起和這群朋友的點點滴滴。

有衝突、有不甘,但是事情過了,大家還是一起生活著,且快樂的時光遠大於不開心的時光,這,不就是家人嗎?

 

想起當初大夥一起在頂樓烤肉,沒電燈,克難的把檯燈跟延長線裝上去。

 

想起當初彼此房租談不妥,全家討論時小乙氣得拍桌說:「sonia房間會漏水,她都已經長濕疹要去看醫生了!這種房間還要跟大家均分一樣的錢,我是說什麼也不會同意的喔!」

 

想起連續兩年生日,她們都可以聯合羅德一起製造驚喜,在我沒有防備的時候端出蛋糕催我淚。

 

想起挑燈夜戰的晚上、徬徨無助的晚上、心情低落的晚上、睡不著的晚上,有多少夜晚因為有人陪伴而踏實許多。

 

想起我們有多少心有靈犀,其中一個人的口頭禪不久後就變成全家通用,彼此間有暗號,住久了有時還不用語言,恩恩阿阿加上表情就可以示意。

 

 

 

想起很多溫暖的事,離開後也不一定遇得到這麼磨合的鄰居,能當家人的時間也不多了,等到明年該畢業的都畢業,該工作的都工作,這家子可能就要散了呢

 

萬金買鄰何況是知己? 我決定,也繼續住下去。

 

最後一年享用這個屋子。雖然老舊歪斜,下雨會滲水,隔音很差,水管過於老舊,每天轉開的前10秒都是一股濃濃的鏽味,熱水水壓不足永遠忽冷忽熱….

 

但是有溫馨的小客廳,屬於自己的房間,一起吃飯等門的家人,有笑聲聊天聲,缺憾習慣了以後,更體會華麗的外框比不上家的味道。

 

 

小乙要去德國了。

 

從大二就開始準備交換學生的她,從補習、考多益、準備送審資料,一步一步我們陪著她走來,有遇到挫折也有許多貴人相助。得知入取時我們大家開心的尖叫擊掌,世上有許多事乍看下很渺茫,但宇宙似乎真的可以感應到人的努力似的,從中調轉一番,把相對的成果送到。吸引力法則阿我也要更努力才行。

 

 

每一次的道別都死去一點點。

 

說不感傷是騙人的,即使只有半年多,但我現在已預見了少了她的寂寞。小乙仍然將自己的房間保留,預付半年的房租,等學成歸國。哀~現在相處的時間簡直是春宵一刻值千金阿~(又在亂用成語)

 

明明比我小一歲,卻像同齡的朋友,幫我許多,難以言謝,無可取代。我媽沒生姐妹給我,但擁有這些室友,我想我可以懂得有姐妹的感覺。

 

 

小乙晚上有感而發的說:「人生好像走在樹上,許多樹枝的樹上。我本來走在這根樹枝,遇到了岔路,一邊是去德國,一邊是留在台灣考證照。」她一邊說一邊比手畫腳的比喻,又說:「但總是都要一直走下去的。」

 

我想了兩秒後,笑著回答:「是阿,有許多樹枝可以走,人只要不放棄自己,是不會從樹上掉下來的。」

 

 

十年修得同船渡,真是三生有幸,我們走上了同一根樹枝,雖然未來總是會岔開的,但今天的我仍慶幸,我們在同一根樹枝上築巢,將近1000個日子。

 

 

本文獻給對我照顧有加的,小乙。祝妳鵬程萬里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nianote 的頭像
sonianote

Sonia's Diary

soniano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